末后南极洲

@zhongyang359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微麈密度。:

wojuedewozaibushangyidingmeirenjidewo……
ruijinliangshibuzu……babamenjiujiuwo(nishui

@zhongyang359 23333看第二张!

N-G-T-H:

因为之前有人说我不适合给自己的图配词,会破坏开车的氛围……于是我决定把我想说的画成图2。 

@zhongyang359 真有轰总就立马下这个游戏!

善糖童子:

昨天点图的那条的评论,哇,我都想画,都好好啊!

记下来以后慢慢画好了!

下午下课回来先挑一张最爽的画了

【偶像pa的轰总】


【双龙组】强制结合 一 (哨兵向导设定,r18)

@钟杨 赞!!!强推!

时潋:

*哨兵向导设定


*哨兵荒x向导连,r18有


*反正坑多不压身hhhhh


*副CP有博晴。狗崽


--------------------


第一章






“这就是你给我找的向导?”荒面带不屑地看着面前虚拟屏幕上循环播放的人事资料。一个曾和他人结合并在战事中失去了自己哨兵和一只眼的B级向导,甚至不久前才脱离混沌的状态。这样的人是和自己结合的最佳人选?


“对。”平安京战区塔现存的唯一的媒介人晴明点点头,手指微动,屏幕上便显现出另一份文件,“我做了二十年的媒介人,你们两人的结合性高达百分之九十。”


“我拒绝。”荒回答得斩钉截铁。


“事实上,你无权拒绝。”晴明将两份文件关闭,原本隔在他和荒两人之间的虚拟投影消失。“你应该熟悉塔所有的规定。你毕业已经满五年,虽然你确实是少有的毕业之后能力还在一直增强的哨兵。但五年时间的时间里你依旧没有成为黑暗哨兵。况且最近的几次检查都显示你的精神力已经有了神游的征兆。”


他最后的语气近乎命令,“你需要一个结合的向导。而一目连就是你的最佳人选,我已经好几年没有见过结合性超过百分之九十的配对了。你和他的结合资料我已经上传到总部。今天早上得到的批示是让你们在十天之后进行结合。”


“我不会接受强制结合的。”荒的手握成拳,随即惊骇地发现自己竟无法释放出精神体。


对面的男人看着他,“你是不是忘了,我是媒介人的同时也是这里的最强向导。”


即使已经和哨兵结合,晴明依旧强大到只花了几秒就用精神力将荒的暴躁平复。




“塔研究结合已经上百年,强制结合并非难事。还有十天的时间,去见见他吧。”晴明收起了自己强大的精神力对荒说道,植入手臂的腕带和荒的相触,传送了一串电子秘钥。他相信自己的判断,也相信十天的时间足以改变很多事情。


“别想着逃跑,”晴明指了指荒的脑部,“你的监控级别在一个小时前已经调整到了最高,在结合之前你连死都做不到。”


荒给他的回答是沉默的转身离开。




“你不应该这样逼他。”平安京战区的首席哨兵博雅从晴明身后的房间走出。自然而然地在晴明的身边坐下。


“幼时的经历使他彻底丧失了对人的信任能力。”晴明想起荒才被分配到这里来时,自己对他做的精神测写。“而一目连,哪怕经历了这么多苦痛折磨,也依旧没有丧失对人的信任。哪怕不是信息素,他们也是最适合的结合。”


“我相信你的判断。”博雅的黑豹不知什么时候跑了出来,依偎在晴明的腿边,格外的亲昵。


“况且,”晴明抚摸着脚边的黑豹,“我们的时间不多了。我们需要更多稳定而强大的战士。”




为了保护还未结合的向导的安全,每一位向导的房间都有塔研制的安保系统,除非得到允许,不然哨兵只要试图打开向导房间的门就会激发强大的屏障和白噪音。而晴明给荒的秘钥正是打开一目连房间的钥匙。几乎是一走出晴明的办公室,荒就那串秘钥销毁。


他不需要强制的结合。


而晴明说得对,还有十天的时间,他一定可以找到解决的方法。




然而晴明不仅仅是在十天这件事上说得对,他说的其他话,包括“你连死都做不到”也得到了应验,在接下来的十天里,荒尝试了无数种方法。他并不想背叛塔,毕竟这是人类仅剩的安全之所,而他从觉醒的那一天起就发下了终身效忠于塔的誓言。他只是试图短暂地离开,但每次哪怕只是产生这样的想法,电流就会穿过他的大脑。那并非是普通的电流,而是可以短暂地使他的精神力陷入沉睡的电流。荒毫不怀疑那电流一定来自某位强大的向导。


一晃十天就匆匆过去。




第十天的早上,荒醒来的时候已经置身于一间纯白的房间。周遭不断播放着的是各种白噪音:雨声、风声……显然是为了让哨兵的感官处于放松的状态。荒提高了警惕,将五感变得更加敏锐。他还没有服从的打算。然而五感提升的后果就是嗅觉变得比平时还要敏锐,敏锐到足以捕捉到空气里已经稀释过的向导素。


在正式进入塔之后的五年里,荒记不清自己究竟闻到过多少种向导素,温和的、霸道的,像植物一样清新的,像动物一样充满野性的。他也曾从其中的一些向导素里感觉过吸引。但从未有一种,像现在所感知到的让他觉得沉迷。似战场上不时落下将血迹冲刷掉的绵绵细雨,又似高塔之中少见的阳光带走所有的阴霾。


荒察觉到的时候,他已经追寻着向导素的来源而去,发现了房间里隐藏的另一个房间。


他知道门后的是谁,但他抗拒不了打开房门的欲望。就连龙也不用他命令就跑出来围绕在身侧,传递给他的情绪是前所未有的兴奋。




“你来了。”和向导素给人带来的感觉一样的声音,温润而坚强。来自站在床边穿着和荒一样的衣服的人。厚重的纱布包裹住他的半张脸,即便如此,还是可以察觉到纱布之下的空洞。粉色的发捆绑起来垂在肩上。充满生机的颜色将他的脸显得更加苍白。即使向导大多没有哨兵强壮,荒依旧觉得眼前的人太瘦弱了一些。


这就是一目连,也是即将和他结合的伴侣。




“咦,你的精神导体也是龙啊?”一目连有些惊讶地看着那脱离了荒转而缠绕他的龙,将自己的龙放了出来,任由两条龙纠缠在一起。


荒显然也有些惊讶。龙,可是最顶级的精神导体。可先前的资料上一目连明明只是B级向导。荒心里有些疑惑,但这疑惑也只持续了几秒。身体突然僵住,熟悉的热度席卷体内——是结合热。




“强制结合并非难事。”晴明的话在耳边响起。这结合热来得太过突然和猛烈,更何况眼前还有一个对他有着莫大吸引的向导。荒用尽全力抵抗着这惊人的热度和诱惑。不过几秒,身上的衣料就已经被湿透。皮肤上青筋暴起,眼里也是一片赤红。


“不要抗拒它。”像是清凉的夜风,强大的精神力进入了他的身体,舒缓着他体内的热度。




“放心,我不会让我们结合的。”这是荒陷入昏迷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。